巴西环保主义者关注中美贸易战

盘点

为避开对美国产品征收的高额关税,中国买家正逐渐转向巴西市场, 曼努埃拉·安德雷奥尼写道。

10138395554_0525ac1b87_h.jpg(图片来源: United Soybean Board)

阿纳尔多·卡内罗一直主张要控制巴西的森林砍伐活动。多年来,他的这个信念从未动摇过。

卡内罗是非政府组织——全球林冠(Global Canopy)的负责人,他认为巴西大豆的进口商助长了巴西的环境破坏活动。他恳求进口商只从那些能够保证不会为了种植大豆而砍伐森林的农民处采购大豆。

该战略在欧洲取得了良好的效果。2015年,欧洲七国签署了《阿姆斯特丹宣言》,承诺支持私营部门采取的抵制供应链中森林砍伐活动的举措。

“欧洲市场在这方面有更强的意识,”卡内罗表示。 “[他们]关注自己的行为对一线的影响。”

不过,如今卡内罗的战略遭受了重挫,重新引发了人们对巴西森林现状的担忧:中美贸易战。

贸易摩擦的影响

今年3月,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针锋相对,开始对一系列产品征收进口关税。中国对交易量大的美国大豆征收25%的反制关税。自此,中国对巴西大豆的需求骤增。

同时,贸易战也开启了大豆购买者和生产者之间的“抢凳子”大战。

为避开对美国产品征收的高额关税,中国买家正逐渐转向巴西市场。与此同时,由于失去了中国消费市场,美国大豆价格开始下跌,引得欧洲的经销商纷纷涌向美国。

一直以来,中国的大豆进口占美国大豆消费量的三分之一左右。随着购买力的增强,中国人更加注重饮食健康。由于大豆是中国猪饲料的主要成分之一,因此在食品生产中占有重要地位。

今年6月,欧洲进口的大豆中有37%来自于美国,与去年的9%相比呈爆发式增长。官方数据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1月至9月,巴西对华大豆出口增长了15%。如此高的需求量导致巴西的大豆储备几乎消耗殆尽。

所有这些因素都会显著改变国际市场致力于减少巴西森林砍伐活动的努力。

中国企业往往不太关注满足国内大豆需求所带来的环境后果。这一点让卡内罗颇为担忧。

“中国非常关注自身的粮食安全问题,”卡内罗解释说,他经常就森林砍伐相关的承诺与中国公司进行对话。 “他们不太关心其他国家的环境问题。他们的底线是不要与任何违法活动沾边。”

毕竟,清除自然植被不一定违法。巴西森林与农业管理与认证研究所(IMAFLORA)表示,巴西有1.03亿公顷未受保护的自然植被 – 从法律角度上说在这些土地上是允许砍伐的。

过去,卡内罗的工作在于劝说欧洲人,即便巴西政府认为是合法的,也不要砍伐森林。但对中国则不同。

巴西植物油行业协会(ABIOVE)主席安德烈·纳萨尔解释称:“欧洲人希望我们的商品实现零森林砍伐率,而中国人则没有对我们提出更高的要求。” 邦基集团和嘉吉公司等主要贸易商都是该协会成员。

尽管巴西大豆买家之间的标准不一,但一些组织正在努力缩小它们之间的差距。保尔森基金会环保项目负责人牛红卫承认欧洲和中国之间存在差异,但表示中方正在采取行动推动变革。

“在过去的三年里,一些组织(包括我们的研究所)一直在与中国的大豆贸易商合作,推动其在南美国家的贸易中采取更严格的环保要求,” 牛红卫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贸易商在这方面能与欧洲商人一样出色。”

需求助推扩张

贸易战促使巴西生产者提高产量,以尽可能多地消化旺盛的需求。这就需要通过扩大种植面积来增加大豆的产量。因而这种压力会演化为森林砍伐的进一步恶化。

巴西即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生产国。巴西的大豆种植面积约3300万公顷,相当于马来西亚的领土面积,是20年前种植面积的三倍。

该地区面临同样压力的国家不仅巴西一国。阿根廷和巴拉圭也是大豆的主要生产国;2016年,三个国家的产量占全球大豆消费总量的一半左右。

佩德罗·恩里克斯·佩雷拉是巴西农业和畜牧业联合会(CNA)商业情报顾问,他注意到了市场对于扩大大豆产能的躁动情绪。但目前该联盟建议生产商们保持谨慎,投资需视中方的需求而定。

“市场的这一变化会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虽然短期看需求会增长,但中长期来看,存在一定风险。一旦市场有变,大豆可能会砸在生产者的手里,”佩雷拉说道。

佩雷拉预计种植面积增幅不会太大,约为4%。但市场迹象表明会有很大的增长潜力。例如,巴西农业巨头之一SLC Agrícola宣布其下一季大豆种植面积将增长7%。

“我们主要担心的是,短时间内增加如此大的需求会导致森林砍伐和自然植被的变化,”世界自然基金会巴西粮食和农业计划协调员埃德加·德·奥利维拉·罗莎说。

种植区域的扩张在很大程度上并不会给亚马逊地区带来破坏。自2006年以来,大豆生产者和环境活动人士签订了一份名为《大豆禁令》的协议,禁止砍伐热带雨林来生产大豆。

受威胁最大的地区当属塞拉多。这是一个类似热带草原的生物群落,生物多样性丰富,对于平衡巴西的生态系统至关重要。绝大部分的大豆种植都集中在该地区。然而,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由于农业生产和畜牧业的扩张,塞拉多地区已经失去了近一半的自然植被。

Chinese-Cerrado.gif来源:Terpsichores

根据全球商品生产链监测平台Trase收集的数据,塞拉多地区大豆种植面积约350万公顷,而15年前这片土地还覆盖着原生植被。

塞拉多土地价格要比其他成熟的大豆产区(如巴西南部)便宜得多。这就是说令环保主义者担忧的不是种植大豆本身,而是大型农村业主的地产投机行为。土地所有者会利用市场的扩张进行砍伐,以备耕种,从而获得更高的价格。

卡内罗称,增加种植面积应仅仅局限在已退化的土地上,这样就无需砍伐森林。但简单的经济学使得威胁仍旧存在。 “他们砍伐森林是因为这样做更划算,”他解释道。

ABIOVE主席纳萨尔对风险的预期较低。他说尽管森林砍伐问题仍然存在,但它远没有以前那么严重。ABIOVE的数据显示,因种植大豆引发的森林砍伐率从2002年至2007年的每公顷种植面积的27%下降到过去四年的7%。

“我们支持消除生产链中的森林砍伐行为,” 纳萨尔解释道。 “但我们也要认识到变化需要一个过程。”

翻译:于柏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