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荣下的隐忧:三年后中国天然气消费将迎来衰退?

观点

中国的天然气消费正处在有史以来最繁荣的时期,如何在冬季用气高峰期避免气荒,保证天然气供应是热门讨论的话题。然而,相反方向的担忧正在浮现:天然气的繁荣期后,中国的天然气消费会不会迎来衰退?

中国天然气处于历史最繁荣时期

经历了2014-2016年的低速增长后,中国的天然气消费已经进入了“3”时代,即天然气年消费增长超过300亿立方米。2017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2373亿立方米,比2016年增加了315立方米。

2018年的增长量大概率会超过这一数字。今年前三季度,表观天然气消费量201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了18.2%——增长速度比2017年高出了1.9个百分点。

微信图片_20181124141929.jpg▲2010-2018年中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2018年为前三季度数据)

由资深天然气专家杨建红创立的世创能源咨询公司最新的预测结果,今年天然气消费净增量在370亿立方米左右。

这意味着中国天然气消费已经走出了2014-2016年的消费低谷。2014-2016年,中国天然气消费年均净增长仅为122亿立方米,年均增速约为6%。相比之下,2017-2018年的中国天然气消费实现了爆发式的增长。

天然气繁荣高度依赖“煤改气”工程

这样的快速增长存在不可持续的隐忧。杨建红是最早注意到天然气消费衰退可能性的人之一。他回忆说,在世创能源咨询10月组织了一个主题为“今冬明春气荒会不会到来”的沙龙上,一位专家发言称“可能一两年内,天然气消费将重新进入低迷期。”这句话促使他开始认真审视这个问题,然后发现前景不容乐观。

主要的问题在于,2017、2018年的天然气消费爆发式增长依赖政策强制推动的“煤改气”工程。“煤改气”是指为改善空气质量,减少污染物排放,政府部门大规模在北方地区推动用较清洁的天然气替代污染严重的煤炭作为燃料。

2017年是国务院2013年印发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下称“大气污染防治计划”)阶段性收官和考核之年。《大气污染防治计划》中提出扩大天然气利用,逐步推行以天然气或电替代煤炭。在最后收官之年的2017年,在阶段性空气改善目标倒逼下,环保考核与地方官员政绩挂钩,高压之下,“煤改气”工程迅速在北方大面积铺开。

在2017年300多亿立方米新增天然气消费量中,近200亿立方米的新增消费量由“煤改气”工程贡献。

2018年的天然气消费增长仍然高度依赖“煤改气”工程。作为《大气污染防治计划》延续政策,今年7月,国务院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下称“三年蓝天行动计划”),在《大气污染防治计划》完成阶段行空气治理目标后,《三年蓝天行动计划》提出了新的空气治理目标,“煤改气”同样是重要的实现手段。

“今年‘煤改气’带来的增量估计也超过200亿立方米。”杨建红说,去年“煤改气”带来的天然气增量主要集中在工业领域,民用领域由于到年底才改装完成,带来实际增量并不大。今年受《三年蓝天行动计划》“宜气则气、宜电则电”政策纠偏影响,工业领域“煤改气”规模有所降低,民用及公共服务领域“煤改气”增量上升,大约各提供100亿立方米以上的增量。

未来天然气消费前景取决于政策可持续性

《三年蓝天行动计划》计划将2021年定为收官之年,那么2021年之后呢?考虑到“煤改气”在天然气消费增量中的地位,中国天然气消费可能重新回到2014-2016年的低速增长。

“煤改气”中的存量根基并不稳定。其一是大规模推进的“煤改气”工程严重依赖政府补贴,对地方财政形成挑战,未来补贴能否持续?其二是工业领域天然气替代煤炭带来2倍以上成本增长,未来如经济下行,会否导致企业难以维持经营,或改用其他燃料,导致损失天然气消费量。

明后两年,由于环渤海地区居民“煤改气”任务大部分完成,加上环保压力相对减少,叠加经济因素,存在“煤改气”力度存在降低的可能。

天然气发电受电力供给宽松、电力市场化改革影响,未来随电价下跌,竞争力进一步减弱。天然气汽车受新能源汽车竞争影响,未来增长前景有限。

据此,杨建红担心,明后两年,天然气消费增量可能跌破300亿立方米。2021年之后,如果没有持续性的控煤和的“煤改气”政策出台,天然气消费可能重回低迷期。

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天然气市场高级经济师徐博指出,要特别注意未来如果天然气消费增速下降,与同期高速增长的供应能力存在不匹配的情况。

目前,国产气、进口管道气、进口LNG受去年气荒刺激,正处于供应快速增长状况中。杨建红估计,到2021年,天然气年新增供应能力可以达到400亿立方米。

微信图片_20181124141947.jpg▲2010-2018年中国天然气进口量(2018年为前三季度数据)

杨建红担心,如果短期的几年内发生天然气供过于求的局面,那么将导致近年来培育的多元化天然气供应商被清洗出局,天然气行业也会陷入来回震荡的亚健康状态。

据此,杨建红认为,清洁是天然气的核心价值,环境约束、政策驱动是天然气发展的保证,应坚定使用清洁能源的国家战略,为优化能源结构和改善空气质量,推进的控煤政策和“煤改气”工程应具有可持续性。从技术方面来看,应全力加大国产气的勘探开发力度和提高国产气产量;从经济性来看,应着力解决中国供应大幅上升后带来的“亚洲溢价”问题,降低天然气供应价格,刺激市场自然增长。

微信图片_20181124141957.jpg▲2010-2018年中国天然气产量(2018年为前三季度数据)

截止到6月6日,LNG亚洲到岸均价已经创记录达到2.36元/立方米,同比2017年的涨幅高达74%。这也是自2015年以来,同时期相比价格最高的一年。

“到岸价完全可以降到2元/立方米。”杨建红认为,目前的到岸价与国际天然气市场供给宽松,以及中国是全球最大天然气买家的现状不符,未来需要创新进口策略和体制,为降低进口天然气到岸价创造条件。

气库资讯总经理黄庆认为,中国应尽快建立自己的价格指数中心,来降低和合理化“亚洲溢价”和它的价格形成机制。

不过黄庆对未来的天然气消费持乐观态度。一方面,在农村天然气利用方面,天然气存在通过市场自然选择取代液化石油气的空间。另一方面,“煤改气”政策的弱化是暂时的,未来依然会加强。

“目前的政策微调是因为天然气供应能力不足。”黄庆说,后续供应增长,会有更强力的“煤改气”政策,“核心逻辑是治理大气污染是我国的国家战略。”

[ 本文转载自能源杂志,责编:卢琳杭。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 环保街知事 ( http://www.cnhbj.com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