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冲击欧盟碳市场,碳价或大幅上扬

观点

近日,英国通过一份长达585页的协议草案,迈出了“脱欧”进程“决定性的一步”。而英国作为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U-ETS)中碳排放额度最大的国家,一旦退出无疑将对全球最大碳排放交易市场带来极大冲击。

欧洲碳价或大幅上扬

《金融时报》11月18日报道称,由于“脱欧”产生的不确定性,英国宣布从明年初开始暂停一个月两次的碳排放额度拍卖,这意味着该国只剩下今年12月的两场拍卖。作为欧洲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英国暂停拍卖的决定将给欧洲碳交易带来极大影响,碳排放额度供不应求的局面或将引起碳价飙升。  

英国政府风险分析研究智库Carbon Tracker指出,英国决定在2019年3月29日正式“脱欧”前夕终结碳排放额度拍卖,可能导致整个欧洲大陆碳价波动。 

路透社汇编数据显示,欧洲碳合约价格当前约18.68欧元/吨,不排除在英国暂停拍卖且欧盟实施“碳市场稳定储备”机制之后该地区碳价飙涨的可能性。

欧盟早前宣布将从2019年开始实施“碳市场稳定储备”机制,旨在对碳排放额度予以限制,包括扣留3.9亿吨的排放许可、减少40%的政府拍卖量等。届时,可以购买的碳排放额度数量将出现下降,碳价极有可能上涨。

更重要的是,英国暂停拍卖无疑让“可交易”的碳排放额度更加稀少。德国布伦伯格银行(Berenberg)预计,2019年欧洲碳价或将突破20欧元/吨,2020年将达到30欧元/吨。

Carbon Tracker分析师Mark Lewis表示,由于英国是EU-ETS碳排放额度净出口国,这将导致欧洲碳市场中配额供应量“迅速下降”,进而导致碳价激增。Carbon Tracker 此前曾发布报告称,考虑到英国“脱欧”的影响,预计2019至2023年间欧洲碳价可能达到35至40欧元/吨。

EU-ETS主要对一些污染大户如发电站、工业设施和航空公司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设置上限,这些公司为了不违反限额只能购买更多配额并相互交易。据悉,欧洲大陆上的大型能源供应商和贸易商都参与其中,如德国莱茵集团、法国道达尔、意大利埃尼、瑞典国有公用事业巨头Vattenfall、大宗商品交易商贡沃等。

据了解,EU-ETS最初以柜台交易为主,并由欧洲各大银行作为做市商,随后一批大型碳排放交易中心应运而生,如英国伦敦的欧洲气候交易所(ICE ECX)、挪威奥斯陆的北欧电力交易所(Nordpol)、法国巴黎的BlueNext交易所等。其中尤以ICE ECX的碳交易最为活跃,而英国公用事业公司和工商业公司也一直是碳排放额度的主要购买方。

对于是否退出EU-ETS,英国商业、能源与产业战略部(BEIS)发言人公开表示:“英国还在与欧盟谈判中。”

计划独立推行新碳税

值得一提的是,英国实施新碳税或建立英国碳排放交易体系(UK-ETS),也将给EU-ETS的地位带来挑战。对“脱欧”在即的英国而言,实施新碳税无疑是一个权宜之计,而建立自己的碳交易市场才是长期解决方案。

BEI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如果在2019年3月29日之前,欧盟与英国未能达成协议,将自行安排EU-ETS中的英国参与者,包括在退出EU-ETS后于本国推行新碳税。今年迄今,英国通过碳排放额度拍卖筹集了超过14亿欧元资金。

英国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对此予以了证实,称英政府或将推出新的碳排放税。“如果退出EU-ETS,英国将对二氧化碳征收至少每吨16英镑的税费。”他在公布秋季预算报告时透露,“新碳税将于2019年4月1日起实施,适用对象是目前EU-ETS的所有英国参与者,不排除在2020至2021年间将碳税冻结在每吨二氧化碳18英镑的可能性。”

英国BBC新闻网消息称,英国政府当前正在为长期碳税机制起草法案,以便在退出EU-ETS之后不会违背气候变化承诺。

尽管出现无协议情形的可能性很低,但英国政府和欧盟委员会都在采取措施保护EU-ETS的完整性,同时帮助参与者为过渡做好准备。不过,英国政府仍希望与欧盟达成协议。此前,英国政府承诺会继续参与EU-ETS直至第三阶段结束。

EU ETS第三阶段是2013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期间,目标是2020年之前在1990年基础上减排20%,所覆盖的产业也进一步扩大,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航空业被正式纳入EU-ETS的覆盖范围,并设立独立交易标的。相较于第一阶段(2005年至2007年)、第二阶段(2008年至2012年),第三阶段的控制气体增加至3个,即二氧化碳、一氧化二氮和全氟化合物。

尽管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承诺“脱欧”后将继续严控碳排放,但该国退出欧洲碳市场的可能性,仍然让业内担心英排放水平会上升。彭博社11月20日报道称,随着英国暂停碳排放额度拍卖,预计2019年第一季度该国燃煤量或出现增长。

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指出,欧洲碳交易通常是以一个自然年为单位,与英国每年4月1日至次年3月31日的财年制度相差了3个月。这意味着,参与EU-ETS的英国公司将利用这3个月时间加速出售其手中“即将过期”的碳排放额度,大量碳排放额度充斥在市场中,将出现短期内供过于求的局面,这期间碳价和电价将双双下滑,同时鼓励更多燃煤发电。

BNEF英国分析师Jahn Olsen表示,因为拥有大量“面临过期”的碳排放额度且处于冬季供暖期,英国公用事业公司将在2019年第一季度燃烧更多煤炭。“我们预计2019年第一季度英国将额外增加600万吨的碳排放量,这几乎与立陶宛年度排放量相当。”他强调。

英国气象局预计,今年12月到明年2月,横跨欧洲北部2/3地区的平均温度将低于往年正常水平。

[ 本文转载自中国能源报,责编:卢琳杭。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 环保街知事 ( http://www.cnhbj.com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