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亚洲绿色债券吸引力的发展路径

盘点

在接下来的系列文章中,笔者将针对亚洲绿色债券进入欧洲资本市场的困难进行一些探索,主要讨论的问题是:(1)亚洲绿色债券发行者面临的具体困难是什么?(2)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主要国家的政府为克服这些困难采取了哪些措施?(3)未来应如何在亚洲绿色债券发行者和欧洲投资者之间建立一个更好的沟通机制,促进亚洲债券打入欧洲资本市场?本文是系列文章的首篇。

亚洲经济社会正以惊人的速度迅猛发展。据亚洲开发银行(ADB)2013年的一份报告估计,亚洲能源消费占世界能源消费的比重将从2013年的三分之一增长到2035年的一半以上;同时,为满足发展需求,到2030年,亚洲每年估计需要1.7万亿美元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由于国内的环境治理,以及经济转型和履行国际承诺需要,亚洲国家必须在迅猛的发展势头与绿色可持续的发展模式间提出解决方案。而在亚洲的发展中国家中,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面临更加严重的减排压力和环境问题,必须通过绿色金融创新推动经济转型增长。

一、亚洲主要发展中国家面对的挑战

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具有较为相似的挑战:一方面,这三个国家都位居世界上最大碳排放国名单之上(分别排名第一,第三和第十一),除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责任压力,这三国还分别面临各自独有的环境问题。中国近年来面临着经济繁荣背后愈发剧烈的资源环境压力;印度的空气污染问题也很严重,近年来二氧化硫等空气污染物水平已经超过中国,同时还面临着地下水枯竭的困扰;印度尼西亚由于人为森林火灾和空气污染,在森林退化问题上头痛不已。另一方面,在发展绿色可持续投融资的问题上,三国所面临的挑战在亚洲范围内也是很有代表性的。印度是整个亚洲地区基础设施投资最为短缺的国家,中国的资本市场开放程度还十分有限,印尼在人口、面积、经济上都是东盟最大的国家。因此,我们会将未来讨论的主要关注点放在这三个国家上。

亚洲经济的绿色可持续增长必须依靠社会资本的大力参与。据绿色金融专家马骏估计,为了实现绿色经济和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建设的发展目标,2015至2020年间,中国每年至少需要3-4万亿元以上的绿色投资,且其中至少85%需来源于社会资本投入。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 · 维多多(Joko Widodo)启动了一项40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将于2015年至2019年期间实施,其中约1500亿美元(37%)来自私人资本。印度制定了到2022年装机165千兆瓦可再生能源的目标,这个目标的实现需要2000亿美元的投资,这也只有通过社会资本的大力参与才能实现。

二、亚洲绿色债券发展现状及需求

通过发行绿色债券,激活社会资本参与绿色金融活力,已经成为全球绿色金融发展的重要手段之一。十年来,全球绿色债券市场规模增长了100倍:从2007年的15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1610亿美元。亚洲的绿色债券市场也得到了蓬勃发展,2016年中国贴标绿色债券市场启动当年,发行量即已占据全球绿色债券发行量的40.9%,2017年发展到50%; 印度也通过发行绿色债券为其2022年可再生能源目标融资; 东盟的绿色债券发行量预计将从2017年的23亿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50多亿美元。据美银美林集团预计,亚洲绿色债券发行总额在近五年内将达到6000亿美元左右。

随着亚洲国家发行绿色债券的规模不断扩大,需要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购买绿色债券,以保证绿色融资的效率。当前,对绿色债券感兴趣的投资者主要是那些将社会责任投资(SRI)战略运用到投资选择中的人,他们更愿意主动承担绿色债券鉴证的附加成本,即用于对债券“绿色”真实性进行外部审查的花费。不过现实情况是,据全球可持续投资联盟的研究,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地区,只有0.8%的投资者采用了SRI策略,相比之下,2016年美国的SRI投资者占到21.6%,欧洲的这一数字几乎达到了50%。此外,在2016年之前的两年中,亚洲的SRI基金每年仅增长16%。相比之下,美国增长了三分之一,而欧洲,尽管基数已经很高,仍然能达到12%。汇丰银行2017年的全球调查显示,与欧洲投资者相比,亚洲投资者运用SRI战略的积极性要小很多。97%的欧洲投资者有意愿增加对低碳项目的投资,而亚洲这样的投资者只有68%。因此,虽然亚洲绿色债券市场的发展潜力巨大,但现阶段为了找准投资方,亚洲的绿色债券发行者还是必须加大“走出去”的步伐,吸引欧洲资本市场投资者的关注。对于中国、印度、印尼等亚洲国家来说,可以通过一些路径提升本国绿色债券对境外投资者,特别是欧洲投资者的吸引力。

三、推动亚洲绿色债券“走出去”的建议

1.建立较为统一的“绿色”标准

2017年,亚洲开发银行发布的报告指出,绿色债券市场效率的提高有助于促进投资者对绿色项目的需求,进而降低绿色债券发行方的融资成本,从而增加绿色投资。提高绿色债券市场效率的第一步是采用全球统一的“绿色”标准和审查制度。标准和审查制度的统一有利于帮助欧洲的SRI投资者更好更快确定绿色项目的实质符合自己的要求。但在实际发展过程中,区域间、国家间发展程度的不均衡造成了现有各国间绿色标准的不一致。欧盟委员会正致力于为“绿色”寻找规范的定义,为可持续活动制定分类标准,并对绿色金融产品进行贴标认证。与此同时,中国正在与欧盟在相关领域的合作。希望通过讨论为中欧双方找寻绿色金融标准的共同语言(2017年),这正是在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的背景下,促进中国绿色债券走出去的重要一步。与中国不同的是,印度尼西亚在绿色标准统一的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则朝向了它的邻国。2017年,印尼与其他东南亚国家一起推出了东盟绿色债券标准,这种区域整合的办法使得东盟形成统一的,更有竞争力的合力,以此提高对SRI投资者的吸引力。印度等国可以通过参考中国和东盟的例子,遵循亚行提高市场效率的政策建议,开始与欧洲机构的对话,同时与周边国家开展统一“绿色”定义的工作。

2.为非主权绿色债券发行者提供支持

亚洲各国应为非主权绿色债券的发行提供政策支持。印尼政府通过印尼2015-2019年可持续金融发展路线图(Roadmap for Sustainable Finance in Indonesia 2015-2019),为在国际上发行绿色债券的非主权实体提供政策指引。该路线图的主体部分是通过印尼乌达亚纳大学于2017年启动的巴厘可持续金融中心能力建设网络,并通过2017年通过的《银行可持续金融监管规定》等(Regulation on Sustainable Finance for Banking)为绿色债券非主权实体提供政策信号和发行指导框架。中国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发起的绿色金融领导力计划在扩大学习和网络能力方面也起到了类似的作用。此外,中国境内的上海、深圳、香港等绿色债券交易市场也对绿债发行提出了一系列激励措施,其中香港市场专门对绿色债券的第三方鉴证工作提供了补贴,政府也宣示将带头发行绿色市政债券,为引导市场发展起到了较为关键的作用。与此同时,新加坡也采取了相关政策措施。新加坡为绿色债券发行承担了第三方外部审查的成本,以此为投资方确保债券的“绿色”真实性。通过这项措施,新加坡帮助绿色债券发行方减轻了债券的额外成本,为本国的绿色债券和传统债券之间创造了一个平等的竞争环境,提高了绿色债券的竞争潜力。以上这些国家在绿色债券的能力建设、成本调控上的措施都值得其他亚洲各国借鉴。

3.发行示范性绿色主权债券

亚洲各国政府可以通过发行主权绿色债券,示范如何使绿色债券发行与国际接轨,鼓励其金融机构和企业发行的绿色债券“走出去”。例如,印度尼西亚政府在2018年发行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绿色Sukuk债券(12.5亿美元),这一债券除了符合绿色标准外,也符合伊斯兰金融原则。不出意外,这项债券三分之一的购买者来自欧洲和美国的SRI投资者。而令人惊喜的是,该债券的伊斯兰特征确实吸引了亚洲国家的伊斯兰投资者,尽管这些投资者并没有明确的SRI投资策略,但他们构成了该项证券三分之一的购买份额。印度尼西亚绿色Sukuk债券的例子表明,创新发行绿色主权债券可以拓宽主权融资的渠道:它不仅为非主权债券发行者示范了如何吸引SRI投资者,也提供了吸引非SRI投资者的新思路。

[ 本文转载自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责编:卢琳杭。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 环保街知事 ( http://www.cnhbj.com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