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猎豹非法交易 IG、YouTube沦为黑市媒介

观点

西非纳米比亚(Namibia)非营利研究及政策游说组织“猎豹保育基金会”(Cheetah Conservation Fund)一项分析显示,社群媒体持续成为非法贩售猎豹的重要途径。据估计,2012年2月至2018年7月之间,社群媒体上共有906 广告贴文,合计贩售1,367只猎豹。其中高达77%的贴文是出现在 IG(Instagram),另有11% 出现在YouTube和科威特手机软件4sale。

如今,野生猎豹族群比20世纪初大幅减少了90%,仅剩 7,100只个体。非法交易对岌岌可危的猎豹族群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太平洋标准”双月刊(Pacific Standard)10月的一篇报导,剖析了这个现象。

chewbaaka_slideshow_photo61.jpg猎豹处境岌岌可危。照片来源:猎豹基金会。

2005年时,猎豹保育基金会从衣索比亚一间餐厅救援出两只将被非法贩售的幼豹,引起媒体广泛报导东非和中东地区的猎豹非法贸易。此后,基金会便开始记录猎豹的非法交易。

该机构策略沟通及野生动物非法交易助理主任,特里克拉许(Patricia Tricorache)表示,“我们意识到,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盛况远超乎我们的想象。于是,我们开始广收网络非法交易的通报。举报信息中虽然混杂不少诈骗讯息,但许多案例看来可信度很高,我们于是开始持续进行记录。”

“不论是在在线还是实体市场贩售幼豹,对东衣索比亚、北肯亚和索马利亚的野生猎豹族群来说,都极具破坏性。不幸的是,我们尚无法清楚掌握这些地区的野生猎豹族群数量。如果我们的估算正确,该地猎豹数量可能只剩下几百只,并且正在快速下降中。我们估计每年有300只幼豹被走私到阿拉伯半岛进行非法宠物交易,还有更多在过程中夭折。”

为了判定网络非法交易猎豹的规模,基金会自2012年开始监测和汇整在线交易信息。透过筛选每一笔相关贴文的留言,该团队往往能发现更多交易信息。

“有时我在浏览器上一口气开了12个分页,其中一些账号会显示多只幼兽的影像,这些影像看起来很像真实,不象是随意从网络搜集照片做成的诈骗广告。许多影像中的猎豹非常幼小而且不健康,让人看了担忧又痛心。”特里克拉许如此说明。

IG、YouTube、4sale的广告贴文数高峰出现在2014年至2016年之间。虽然数量自2017年开始下降,但无法确知这因为整体非法交易数量减少,还是卖家转用其他私人账号或转移到其他尚未被揭露的在线平台进行交易。

目前猎豹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简称CITES,华盛顿公约)附录一(Appendix I)“有灭种威胁须严格管制”的级别,亦即不得在国际进行该物种的交易。所有出现在社群媒体的猎豹广告显然都是非法的。

特里克拉许指出,“所有建档储存的广告贴文中,没有任何一个提出过贩卖许可,也没有任何一则提到幼豹来自合法圈养繁殖。获得了CITES许可的交易,可以在公约的数据库里搜寻到。但是除了我们已知的少数案例之外,我从未在这些市场上发现合法交易的案例。不仅如此,圈养繁殖猎豹的难度极高。依照我们掌握的广告及饲主数量来推估,合法繁殖的猎豹数量并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

chewbaaka_slideshow_photo71.jpg猎豹处境岌岌可危。图片来源:猎豹基金会。

分析后可发现,几乎全数贴文都与波斯湾周遭的国家相关。其中,62%的贴文会附上位于沙特阿拉伯的某个地址或电话号码。出现率次高的国家是科威特、阿联酋和卡达。此外,前4名广告大户都位在沙特阿拉伯。

尽管国际上已禁止猎豹交易,但目前中东国家仍无明确法律规范猎豹的所有权。

特里克拉许揭露,波斯湾国家的宠物市场对猎豹和其他充满异国风情的动物需求甚高,虽然交易猎豹是非法的,但除了阿联酋在2016年12月明定禁止私人拥有异国情调的危险宠物之外,其他国家并没有明确的法律来规范猎豹所有权。至于多数广告和沙特阿拉伯息息相关,可能是因为该国面积最大、人口最多(人口是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第二大国阿联酋的3倍之多)。

由于不少非洲草原栖地被转变为农业用地,猎豹族群的生存已非常艰难,与人类发生冲突的机会也随之增加。猎豹保育基金会创办人兼执行长马克尔(Laurie Marker)表示,非法猎豹交易会让牠们的处境更加严峻,尤其对族群破碎化、数量较少的东非猎豹族群来说,杀伤力最大。

衣索比亚和索马利亚的猎豹族群早已岌岌可危。盗猎和非法宠物交易恐让这些地方的猎豹濒临灭绝。这些宠物幼豹大多自三周大就被人类圈养,长大后就算野放也很难在野外环境存活。特里克拉许补充说明,“因为被人类扶养长大,牠们可能会自然地接近人类,最后因为和人类发生冲突而被射杀,或是再度被人捕捉和贩卖。不仅如此,遭人从母亲怀抱偷走的幼豹通常没有受到妥善的照顾,常处于营养不良、脱水或被虐待的状态。许多幼豹根本撑不到被救援就夭折了。”

“重要的是,在社交媒体上追踪异国宠物饲主或卖家的网友们,必须了解到这些动物很可能是非法取得的,而且对这些非法交易而来的宠物照片按赞,只会让非法宠物交易对相关人等更具吸引力。”

[ 本文转载自环境资讯中心,责编:卢琳杭。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 环保街知事 ( http://www.cnhbj.com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