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袖珍有蹄类 我国仅此一款 威氏小鼷鹿:别逼我游泳逃命

盘点

【说起“鹿”,人们直观的印象就是头上长着分杈大角、健步如飞的驼鹿、梅花鹿等。但生活在我国西双版纳地区的“鼷(xī)鹿”绝对颠覆你的想象。它们体形只有兔子般大小,小巧精致,面相如鼠,不长角,擅跳跃,是世界上最小的有蹄类动物,外表萌萌哒。不过这位“迷你界萌教主”当今的处境却很危险,在《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脊椎动物篇》中被列为“极危”物种,这是为何?】

微信图片_20190104130153.jpg鼷鹿个头只有兔子那么大,面相又酷似鼠类,所以也被俗称为“鼠鹿”。

“鼠鹿”:世上最小偶蹄类动物

鼷(xī)鹿隶属于哺乳纲,偶蹄目,反刍亚目,鼷鹿科。别看名字含鹿,其实它们与鹿科动物没有特别的进化关系,个头只有兔子那么大,面相又酷似鼠类,所以也被俗称为“鼠鹿”,是世界上最小的有蹄类动物,有人称其为“迷你界萌教主”。

微信图片_20190104130207.jpg爪哇鼷鹿。鼷鹿是世界上最小的有蹄类动物,有人称其为“迷你界萌教主”。

鼷鹿科(Tragulidae)包含水鼷鹿属、斑鼷鹿属和鼷鹿属3个属,共10种,均为热带的林栖动物,主要分布于亚洲和非洲地区。它们保留着许多原始特征,在进化生物学研究中价值很高。它们在中新世期间种类丰富,1150万年前,在巴基斯坦北部的一个地方存在着至少5种不同的鼷鹿科动物。

微信图片_20190104130215.jpg鼷鹿家族各成员的长相

我国是鼷鹿分布区的北缘,仅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地区有分布。鼷鹿属中的威氏小鼷鹿是目前我国仅有的鼷鹿科动物,也称“云南鼷鹿”,它在泰国北部、老挝北部亦有分布。1916年,一位名叫“威廉姆逊”的人根据泰国北部“帕府”发掘的头骨等材料,描述了“云南鼷鹿”,所以云南鼷鹿也被称为“威氏小鼷鹿”,其学名“Tragulus williamsoni”带有威廉姆逊的名字。

鼷鹿的体形大小与家兔相似,前肢短,后肢长,尾短,适于跳跃,雌雄都不长角。威氏小鼷鹿体重只有1.3~2公斤,肩高不过20~30厘米,体长42~63厘米。它的体背为赭褐色,脊背中央略深,腹面黄白色,在喉部和胸部常常有浅色斑,喉下有白色纵行条纹,雄性有发达的上犬齿。

微信图片_20190104130224.jpg雄性鼷鹿有发达的上犬齿,这是它们争夺配偶的利器。

根据现有的资料,威氏小鼷鹿的分类和命名还小有争议。此前,生活在印尼爪哇岛与中国云南南部的鼷鹿均被认为是鼷鹿属成员“小鼷鹿”的亚种,学名同为Tragulus javanicus。但2004年,有学者测量发现,泰国标本馆一份产于该国北部的小鼷鹿标本尺寸比这两地的鼷鹿要大,后来又有中国学者通过基因标记确认在云南发现的鼷鹿和爪哇岛的鼷鹿不是同一物种,于是将爪哇鼷鹿与云南鼷鹿分别定为鼷鹿属的两个独立物种,泰国“小鼷鹿”的拉丁学名定为“Tragulus kanchil”,而“Tragulus javanicus”专属于爪哇鼷鹿。

战斗力为负分 能边哺乳边怀孕

威氏小鼷鹿是夜行动物,主要在清晨和黄昏外出觅食,以嫩叶、茎杆和浆果为主食,青草为副食。它们分布于泰国北部、老挝北部和云南南部,喜欢在热带次生林、灌丛、草坡等地带活动,有时也会进入农田。本来身材就袖珍,又不像鹿科动物那样有发达而坚硬的角可以防身,它们的战斗力基本是“负分”,因而生性胆小机警,靠林间隐蔽和敏捷的行动躲避危险——可以像兔子一样跳跃奔跑,受惊时也能游泳逃走。

它们执着于独来独往,只有发情期才雌雄成对活动,交配后又各奔东西。威氏小鼷鹿可全年繁殖,孕期4~6个月,每胎一崽(偶见两崽),产崽后不久就可以继续发情,甚至能一边哺乳一边怀孕。幼崽出生后很快就能站立活动,5个月左右就达到性成熟。

微信图片_20190104130237.jpg鼷鹿幼崽。鼷鹿可全年繁殖,孕期4~6个月,每胎一崽(偶见两崽),产崽后不久就可以继续发情,甚至能一边哺乳一边怀孕。

我国首次在海拔700米发现

虽然繁殖能力看起来挺让人乐观,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威氏小鼷鹿的实际生存状况却令人十分“捉急”,在《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脊椎动物篇》中,它被列为“极危”等级,距离“野外灭绝”仅一步之遥,估测数量只有1000只左右。

微信图片_20190104130246.jpg威氏小鼷鹿在《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脊椎动物篇》中被列为“极危”物种

我国《生物多样性》期刊的一篇文献分析了我国58种“极危”哺乳动物(包含威氏小鼷鹿)的致危原因及其占比,依次为过度利用(33%)、生境丧失(24%)、人类干扰(23%)、自然波动(7%)、自然灾害(6%)、疾病(4%)、未知原因(2%)、污染与意外死亡(各占1%)。可见,前三条或多或少和人类活动有关的因素,占了致危因素的80%。

由于数量稀少、相关研究缺乏,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一度认为威氏小鼷鹿已经不在我国活动了,还在其红色名录中将该物种的生存现状标为“数据缺乏”(DD)。

不过根据新华社报道,2015~2016年间,北京师范大学学者在西双版纳勐腊县东北部的中国——老挝跨境区域开展野生动物资源调查,发现威氏小鼷鹿出现在勐腊县东北部海拔较高的区域,海拔接近1000米。该研究再次证明了威氏小鼷鹿在中国有分布,这也是国内首次发现威氏小鼷鹿出现在海拔超过700米的区域。国际上此前一般认为小鼷鹿的分布海拔不超过600米。

微信图片_20190104130255.jpg云南西双版纳勐腊县罕见拍到的威氏小鼷鹿

这次调查结果将小鼷鹿的物种分布地理北限进一步向北扩展,表明该物种在西双版纳乃至中国境内分布范围要比之前了解的更广泛,勐腊县东北部中老跨境区域高海拔的南腊河上游区域可能存在小鼷鹿的重要栖息地。

善躲藏是安家第一要素

《动物学研究》期刊2010年报道,西南林业大学与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等机构2007年6月~12月开展联合调查,形成论文《滇南勐腊地区威氏小鼷鹿种群生境利用》。他们的调查发现,威氏小鼷鹿喜欢在雨林和常绿阔叶林的中下坡位活动,对低海拔的河谷浅滩地带有明显的选择偏好,主要分布在勐满的三岔河地区(南哈河与阿山河交汇处)和龙门的大榕树地区(大包包河流域)。据野外调查,这两个地区海拔范围690~936米,河面均较宽,水流较慢,两岸坡度平缓,植被茂密。对胆小机警的威氏小鼷鹿来说,这样的环境有助于它们遭遇天敌时迅速逃避或就近隐藏。

威氏小鼷鹿对植被垂直空间结构的选择也与安全性需求密切相关。它们对林木覆盖密度要求比较高,因为密集的乔木树冠层能在顶端提供较高密度的枝叶,保证了林下环境较高的“郁闭度”(指树冠在阳光直射下总投影面积与该林地总面积之比),这对威氏小鼷鹿来说是很好的隐蔽条件,能降低被天敌从高处发现的风险。另一方面,它们也需要更茂密的灌木区域提供良好的隐匿条件,以便逃离捕食者的近距离追杀。这就形成了双重隐蔽条件,大大提高了安全性。这些环境往往也意味着食物和水源比较充足。乔木盖度和灌木盖度是影响威氏小鼷鹿栖息地和觅食地选择的首要原因,分列第一位和第二位。

涉水后半小时跑不动易被捕

每次涉水后,威氏小鼷鹿需要晾晒皮毛,行动能力变得特别迟缓,这种状态可能会持续半小时,这么一来,它们很容易被众多天敌捕食,人类甚至不用陷阱都可以将其活捉。这给威氏小鼷鹿带来了致命威胁。

它们胆小机警,人类活动足迹只要稍近一些,就可能惊扰到它们。它们可能远离此地,这就造成种群活动范围变相缩水。另一方面,它们可能会被吓得慌不择路而选择涉水逃生,入水就“僵直”,这大大增加了不必要的个体生存风险。

如果林区过度开发,威氏小鼷鹿就会缺乏足够的藏身处而更容易被人和其他天敌发现。很不幸,威氏小鼷鹿的栖息地往往也是人畜活动比较频繁的地区,牲畜践踏和人为建设对小鼷鹿的隐蔽处破坏严重。有些适宜的栖息地被开垦种橡胶,或因为修建水电站被淹没,使栖息地被分割,食物被破坏。此外,非法猎杀小鼷鹿的行为也时有发生。

《云南日报》曾报道,2006年,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在距离勐腊县城14公里的南腊河中上游名为“大沙坝”的地方,修建一座大型水库。水库建成蓄水后,形成的水面割裂了威氏小鼷鹿的部分栖息地,这意味着它们如果要进行大范围活动,就难免需要涉水过河。

为此,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及勐腊县相关部门在其中一个被水淹没的威氏小鼷鹿通道上,专门建设了一座高5.5米、宽6米、长29米的桥,并在上面铺上泥土、栽上植物,作为鼷鹿过河的“VIP”通道,让它们不用冒险涉水。同时,保护区还建有人工繁殖实验场医务室、研究室、交配室和收容救护中心,并配备专职医务人员。

人们关于威氏小鼷鹿的分布和种群数量知之甚少,考虑到其栖息地内普遍较高的狩猎压力,迫切需要进行保护状况评估。

[ 本文转载自《环境与生活》杂志,责编:卢琳杭。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 环保街知事 ( http://www.cnhbj.com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