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湾海域都有塑料微粒 环保组织公布表层海水调查结果

案例

“全台湾的海域已经没有‘没有塑料微粒的地方’了。”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3日发布检测全台海水的结果,指出全台海域的确布满了塑料微粒。这些塑料微粒来源以生活来源为大宗,工业、渔业次之。

“塑料微粒怎么从陆域到海上?怎么随洋流扩散?对人体到底有什么影响?”黑潮执行长张卉君提醒,目前人类对塑料微粒的来源、成因、影响都还需要再调查,这件事情不可能单由民间团体来做,政府应效法邻国日本,马上启动长期的调查。台南社大讲师晁瑞光也认为,政府应依据调查结果,对渔具、一次性塑料进行更积极的限制。

31640416057_88dee23901_b.jpg黑潮在2018年5月展开“导航计划”,绕行台湾沿海与调查海漂垃圾、收集海水样本。赖品瑀摄。

黑潮在2018年5月展开“导航计划”,绕行台湾沿海与澎湖、小琉球、兰屿三离岛,调查海漂垃圾、收集海水样本。他们挑选了51个检测点进行海水表面塑料微粒的打捞与搜集,并花了半年多的时间进行分析。

检测数据结果显示,51个检测点都有发现塑料微粒,每立方公尺的海水中,有从0.016个到64.12个不等的塑料微粒,“全台湾的海域已经没有‘没有塑料微粒的地方’了。

46533484472_ac3890f4fe_c.jpg其中又以嘉义八掌溪出海口含量最高,每立方公尺含有64.12颗。黑潮提供。

其中又以嘉义八掌溪出海口含量最高,每立方公尺含有64.12颗,换算起来等于一座国际标准游泳池内有13万5000颗塑料微粒。其次高雄后劲溪出海口、基隆和平岛的4.9、3.1颗塑料微粒,也等于一座泳池内有1万颗上下的塑料微粒。

黑潮研究员温珮珍指出,他们选择以出海口、渔业、观光密集的海域为测点,使用的是美国NGO组织“5 Gyres”所设计的方法与网具,让船只以两节的船速拖行网具15分钟,收集表层海水,后续再一一分析每个样本的成分。

硬质塑料占最高 各地占比不同 与人类活动有关

他们将塑料分类为五类,有瓶盖碎裂而成的“硬质塑料”、多为食品包装的“软质塑料”、用在包装、蚵棚的保丽龙“发泡塑料”、鱼线、渔网、衣物“塑料纤维”、与来自工业的圆形塑料粒“塑料原料”。

31640405017_354387acc2_b.jpg此调查方法将塑料微粒分为五类,黑潮提供。

在全台的海域中,硬质塑料的占比都是最高,温珮珍指出,这还是显示生活塑料为大宗。不过,他也观察到几处有较特别不同的占比,例如八掌溪出海口有最多的圆形塑料粒,推测是上游与邻近县市工厂的塑料加工原料;西南部海面,包括曾文溪口、安平新港、后劲溪口、高屏溪口、枫港溪口小琉球等,除了塑料微粒的含量较高外,软塑料、发泡塑料也占不少的比例,显示与人类活动是否密集有关,西南沿海的塑料微粒,与观光、渔业、养蚵等脱不了关系。

温珮珍更指出,花莲奇莱鼻测得的塑料微粒中,从塑料袋碎裂而来的软塑料特别高,他推测是邻近“环保公园”,也就是过去的掩埋场而来,且掩埋场至今仍不断崩落入海,同样的,基隆潮境公园周遭海域的塑料微粒成分也类似。

46533484262_13d8c2b08d_c.jpg随人类活动,各地塑料微粒的占比有差异。黑潮提供。

长期监测海滩废弃物问题的晁瑞光指出,在台南海岸上,第一严重的是养殖蚵棚使用的保丽龙浮具,再者为塑料制品,第三来自一次性饮料杯、塑料瓶、瓶盖、吸管等,且逐年增加。

晁瑞光以台南市禁用保丽龙饮料杯为例,表示这几年沙滩上的量就明显减少,可见长期调查累积资料、追索成因、并提出相对政策的重要性。而针对保丽龙浮具不断在沿海碎裂、污染海洋的状况,晁瑞光建议,应改用PE浮筒以再减少发泡塑料污染。

环团、学者齐声 吁政府展开长期调查 以政策相应 

张卉君表示,黑潮后续将在东部海岸选定八测点,持续进行一年四季调查,但更希望政府展开长期监测,塑料微粒怎么从陆域到海上、怎么随洋流扩散,都还需要再调查,才能有相对应的政策。同为黑潮流域的海岛国家日本,在2014年已展开全国海域一年两季以上的海漂垃圾与塑料微粒调查,台湾应该效法。

张卉君指出,美国加州于2018年10月针对塑料微粒影响人体健康问题,制定《加州安全饮用水法》,要严格管控微塑料对健康的风险。

反观台湾,虽然去年8月环保署交出了对海水、自来水、海滩、贝类含塑料微粒的首次调查,已经确认其中的确含有塑料微粒。但当时环保署与自来水公司表示,自来水中塑料微粒低于国际文献,更远低于瓶装水,民众并不需要太恐慌,对此张卉君反问,塑料微粒对人体的影响还有待研究,可能不亚于空污,政府应积极投入调查,而非抱持轻忽的态度。

曾任立委的海洋大学荣誉讲座教授邱文彦表示,看到民间从海岸与海上进行的调查结果感到很忧心。尤其黑潮还只是调查了表水层,但已有研究指出,塑料微粒会如滚雪球般的沈入海底,对底栖生物造成影响,包括海洋生态系统、海洋使用功能和人体健康都是莫大威胁。海洋保育署虽然已经成立,目前经费却相当拮倨,塑料微粒问题在台湾尚未受到应有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