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东盟的清洁能源合作:菲律宾

盘点

一、菲律宾清洁能源资源、发展目标及重点领域

根据BP统计数据,2016年,菲律宾原油消费量1990万吨,天然气消费量38亿立方米,1350万吨标准油当量。化石能源为菲律宾提供了72%左右的电力供给。

但同时,菲律宾国内化石能源资源匮乏,能源对外依存度不断增加,近些年菲律宾一次能源对外依存度已经达到50%左右。

微信图片_20190105143630.jpg图1:菲律宾能源对外依存度(2004-2015)

面对本国化石能源匮乏、能源对外依存度不断提高的现状,菲律宾政府将大力发展以地热能为代表的清洁能源作为解决本国能源供给问题的途径之一。2011年,菲律宾政府公布《国家可再生能源计划(The 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Program)》,计划到2030年,菲律宾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较2010年增加两倍,自2010年的5.43吉瓦,增加至2030年的15.30吉瓦,最终实现可再生能源满足本国一半电力需求的目标。

微信图片_20190105143640.jpg图2:菲律宾一次能源供应分类比例(2015年)
数据来源:Philippine Department of Energy, 2016;《Renewable Readiness Assessment-The Philippines》,P6, March 2017.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2016年,菲律宾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7181兆瓦,其中,水能3618兆瓦、地热能1916兆瓦、太阳能765兆瓦、生物质能455兆瓦、风能427兆瓦。水能和地热能之和占到当年度菲律宾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77%。但从增长速度看,在2014至2016年间,菲律宾的太阳能装机容量年均增加489.77%,成为近年菲律宾发展速度最快的清洁能源。

表1:菲律宾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分类统计(单位:兆瓦)

微信图片_20190105143649.jpg数据来源:IRENA,《RENEWABLE CAPACITY STATISTICS 2017》,2017.

二、中国与菲律宾清洁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中国与菲律宾在清洁能源领域合作广泛,包括水电、生物质能、风电,以及光伏发电等,合作方式既有设备供货,也有清洁能源项目EPC总包等。

(一)水电

水电合作是中菲两国清洁能源合作的重点,中国能建已经参与菲律宾数个大型水电项目,其合作项目主要为10兆瓦以上的大型水电,且多以EPC总承包方式承揽。

微信图片_20190105143658.jpg
(二)光伏发电

太阳能作为菲律宾近年增长速度最快的清洁能源,吸引了一些中国企业参与投资建设。

南瑞集团作为中国国家电网下属上市企业之一,凭借自身在电力领域设计、制造、施工等优势,获得了菲律宾数个光伏发电站场EPC项目合同。

微信图片_20190105143706.jpg
除了国有企业外,恒顺众昇等中国民营企业也参与了菲律宾光伏发电的部分项目。2016年11月16日,中国恒顺众昇集团与菲律宾ENERGYLOGICS PHILIPPINES,INC签订风电光伏一体化EPC项目合同,合同总金额4.37亿美元,合作内容包括修建132兆瓦风电和100兆瓦光伏发电设施。该项目不仅是中国企业在菲律宾的第一个风电光伏一体化项目,也是菲律宾国内最大的风电光伏一体化项目。 此外,2016年年底,中国西电集团下属西电国际菲律宾分公司联合新加坡企业共同收购了菲律宾ENERGYLOGICS PHILIPPINES,INC公司成为其主要股东。

(三)生物质能

2017年5月15日,中国民营环保企业盛运环保与菲律宾VISAYAS(维萨雅)政府签订《菲律宾VISAYAS生态环境和基础设施及安居工程建设项目合作框架协议》,该项目投资约13.8亿美元。

根据合同,盛运环保将在VISAYAS辖区内新建六大项目:两座垃圾处理规模各1000吨/日的城市垃圾再生能源发电厂(投资额约5.5亿美元);一座处理规模500吨/日生物质再生能源发电厂(投资额约1亿美元);城市自来水厂(投资额约1.1亿美元);城市污水处理厂(投资额约2.2亿美元)、现有四个垃圾填埋场的治理改造及其污染土壤修复工程(投资额1亿美元),以及相关配套工程的道路、桥梁、园林绿化、安居工程等公共配套设施(投资额约3亿美元)。项目资金来源为中国相关政策性金融机构融资,盛运环保与菲律宾VISAYAS(维萨雅)政府成立合资公司负责上述项目的建设及运营。

三、中国与菲律宾进行清洁能源合作的关键因素及未来潜力

(一)中菲清洁能源合作的关键因素

1.具备自主创新能力和产品优化水平。

例如菲律宾SACASUN光伏电站采用国电南瑞自主研发的NS3000 V8监控系统,可以进行实时数据采集及控制。以用户为中心,优化了监控画面、操作流程及状态指示报警,实现了光伏监控系统的易使用、易维护。在实施过程中,国电南瑞变电技术分公司按照光伏数据特殊技术要求,进行了后台PR计算功能在内的多个高级应用的开发、测试和完善。

2.菲律宾政府的支持和推动。

例如在菲律宾北伊罗柯斯省风电和光伏一体化发电项目开工仪式上,菲方提到本国电力建设尚不够发达,菲政府非常支持风电、光伏等清洁能源的发展。

(二)中菲清洁能源合作的未来潜力

菲律宾清洁能源资源丰富,而目前开发程度有限,未来具备较大的合作开发潜力:

首先,目前菲律宾境内仍有大约13.09吉瓦的水电资源亟待开发,其中超过11.22吉瓦的水电资源具备建设大型水电站的条件,这些大型水电潜在资源集中在18个项目选址,而其余待开发水电潜力适合修建小型或微型水电设施。

其次,菲律宾地处环太平洋火山带,地热资源极为丰富。在菲律宾政府公布的最新能源规划中,计划到2030年新增1.16吉瓦地热发电装机,以满足国内对电力需求的增长。

第三,由于地处热带,菲律宾太阳能资源丰富。根据美国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评估数据,菲律宾全国年均日照资源为5.1千瓦时/平米,太阳能资源在空间和时间分布上相对均匀,任何月份全国范围内日照资源差距不超过20%,同一地点雨季(每年五月)与旱季(每年十月)光照强度的差距最低仅为30%。

第四,根据美国国际开发署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项目调查数据,菲律宾生物质能潜在发电装机容量达4450兆瓦,而2016年菲律宾生物质能发电装机容量仅为455兆瓦(MW),生物质能合作空间广阔。

最后,根据美国国家实验室对菲律宾潜在风电资源的评估数据,菲律宾拥有7.6吉瓦潜在风电装机容量,而截至2016年底,菲律宾风电开发装机容量仅为427兆瓦,仅开发了国内潜在风电资源的千分之五。

微信图片_20190105143717.jpg图3:菲律宾潜在风电资源统计
图片来源:《Renewable Readiness Assessment-The Philippines》,P22,March 2017.
数据来源:美国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2014年。

[ 本文转载自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责编:卢琳杭。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 环保街知事 ( http://www.cnhbj.com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