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副秘书长强调气候变化因素与冲突之间存在关联

观点

联合国负责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的副秘书长迪卡洛1月24日在安理会表示,与气候相关的灾难所构成的风险所代表的不是一种遥远的未来情形,它们今天已经对全世界成百上千万人构成了一种事实,且不会自动消失。

迪卡洛在题为“解决气候相关灾难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所造成影响”辩论会上表示,去年10月,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将出现更多热浪、更猛烈的暴雨、更高的海平面以及可能对农业造成的更大危害。这些趋势对整个世界构成了一种安全风险。然而,最强烈地感受到它们后果的地区是一些已经非常脆弱的区域,在这些地方,气候变化和极端天气加剧了本已存在的不满和威胁。

迪卡洛表示,气候相关的风险与冲突之间所存在的关系非常复杂,通常与政治、社会、经济和人口因素相互交织在一起。海平面上升对气候变化造成了显著影响,最终威胁到了海岸社区和小岛屿国家的生存。另一个严重后果便是极端天气。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伊尔玛、哈维和玛丽亚飓风使居住在美洲和加勒比大西洋沿岸的300万人流离失所,这一地区的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最强烈地感受到了这一影响。例如,在海地,自发生2010年最大的一次地震以来,一系列与气候相关的灾难已经席卷了整个国家,并导致不稳定和人道主义危机继续蔓延。

迪卡洛指出,气候变化也以一种间接但却严重的方式影响到了安全与和平。例如,在萨赫勒和苏丹,气候变化加剧了对日益减少的土地、森林和水资源的争夺,加剧了放牧者与农民之间的对立。在乍得湖盆地,气候变化导致不可预测的降雨模式,干扰了传统的生计选择方式,使社会经济方面的排外变得更加严重,并使年轻人更容易加入武装团体。

迪卡洛表示,同气候相关的流离失所也已构成一个严重的问题。索马里频繁而持久的干旱构成了该国260万人逃离家园的一个主要因素,进而又推升了当地的紧张局势以及人口贩运、儿童遭受盘剥和武装团体强征入伍等一系列问题。与此同时,在南亚,最近的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对生计状况的消极影响同内部冲突烈度的增加存在关联。

迪卡洛表示,鉴于安理会所发挥的关键角色和肩负的责任,她对安理会举行当天的辩论感到鼓舞。她表示,这表明安理会有意愿就与气候相关风险对国际和平与安全产生的影响建立一种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