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壤科学领域的“老兵”赵其国院士

知见
深入研究土壤、土壤学、土壤科学,对于实现农业及人类自身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我于1930 3 24 日出生在湖北省武汉市,1949 9 月考入武汉大学农艺系(后更名为华中农学院农学系,现为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技术学院)学习,1953 8 月毕业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土壤研究所(现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下同)工作,至今,在该所从事土壤科学研究与人才培养工作已经整整63年了!

在这60 多年的时间里,我从研究实习员、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再到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直到现在任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从未停止过对土壤科学的探索和研究工作。在我现在已发表的论著中,至少有2/3 属于土壤科学的范畴。

1953 年刚参加工作,我主要跟随土壤研究所李庆逵所长投身于海南橡胶宜林地的调查与研究工作;1958 年,我担任考察队的领导,在海南及西双版纳等地建立土壤研究定位试验站,开展土壤科学定位观测研究;1963 年,我先后随马溶之、李庆逵赴古巴从事援古工作,领导和援助古巴创建土壤研究所、培养干部、开展古巴土壤性质、土壤地理及土壤资源利用的深入研究工作,坚持在古工作了近5 年才回国;1973 年,响应周恩来总理“向黑龙江荒地要一百亿斤粮食”的号召,我作为土壤专业负责人兼西部分队长,带领中国科学院土壤研究所、地理研究所相关科技人员,奔赴黑龙江从事荒地资源考察和开发工作。我每年5 1 日从南京出发,11月底才回土壤研究所,从1973 年一直坚持到1980 年完成任务。该项工作获得1978 年全国科学大会奖。1981 年我担任土壤研究所所长助理,1983 年任土壤研究所所长,1991 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至今,我一直未放松过、未停止过对土壤科学未知领域的研究与探索。

作为土壤科学领域的一名“老兵”,半个多世纪以来,我在该领域的主要工作集中反映在:在热带土壤发生上,首次明确提出我国红壤具有古风化过程及现代红壤化过程两种对立统一的特征。指出红壤元素迁移的顺序、红壤化过程目前仍在进行的论据,以及红壤相对与绝对年龄的范围。指出运用红壤渗透水组成、游离铁等作为红壤化过程指标的重要性,并首次对红壤的定量分类提出具体区分标准,对红壤的发生研究与定量分类指出了新的途径。分析总结了以橡胶为主的热带作物开发利用与红壤分布及土壤性质的相互关系,首次提出以热量条件、土壤性质为标准的热带作物利用等级的评价方案,为制定热作发展规划与布局提供了可靠的科学依据。为促进土壤科学的发展,提出了“土壤圈”研究的新方向,建立了我国土壤学界第一个开放实验室——土壤圈物质循环开放研究实验室。在长期从事我国南方红壤研究的基础上,通过系统总结,提出土壤分区整治、退化土壤改良,以及土壤生态与环境评价的多种规划与开发方案。

为了全面、系统地总结我在土壤科学领域所做的工作,以期为推动我国及世界土壤科学发展尽微薄之力,今将我及我所带领的科研团队所发表的土壤科学论文进行整理、汇编,并以《赵其国文集·土壤科学卷》为书名结集出版。

我希望该书的出版,不仅能为土壤科学的发展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更应为培养我国土壤科学人才作出应有贡献。

[ 原创声明: 环保街知事 ( http://www.cnhbj.com ) 尊重原创作者及单位版权,本文为作者:赵其国创作,并授权环保街知事发表, 责编:伪小保,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www.cnhbj.com/article/558.html,违者环保街知事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代表环保街知事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