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虎”丘美玲:一位在“危险公益”上跳舞的精灵

案例
她真实地体会到了“行动的力量”,自豪感油然而生!

丘美玲,她的微信上的名字只有一个字——“跳”。

这姑娘也确实像个“跳跳虎”,读书时从清远跳到湛江,500公里!大学实习时又一下子跳到了天津,2600公里!

然后,这个南方女孩竟然在北方安顿了下来,成为天津绿领公益机构的志愿者,如今已经迈入了第4个年头——

90后在环保面前的态度

丘美玲的日子本来是可以过得很安逸的,如果她愿意,她应该会是一名深受学生喜爱的老师,因为她大学读的是师范学院。

可就在她跨入大学的第一个年头,她人生的轨迹被一张传单改变了——那是一张招募传单,招募志愿者前往麻风病康复村,帮助村民改善生活条件,消除歧视。

在接下来的7天时间里,美玲陪伴的是一位年近90岁的婆婆,这一老一小同吃同住,有着说不完的掏心窝子的话,调皮的她还在不经意间跳出来给老人来一个“惊喜”,一场场的玩笑,萦绕着亲情一般的暖意……

活动结束后,她热衷公益的心却“开始”了。

生活在湛江,无疑是幸福的。湛江是一座沿海城市,风景优美,是全国文明城市、园林城市。

美玲却略感遗憾,因为这里关注并专注于公益的机构不多。做的比较好的是省会广州,可7个小时的车程成了阻碍她热情的最大困难。

大二那年的暑假,她一直关注的“天津绿领”发起了一场用志愿行动保护科尔沁草原的活动,她毫不犹豫地前往,足足乘坐了50个小时的硬座火车,最终跨越数省,成了这次活动中一个不起眼的“小不点”。

这次活动,她认识了万平老师,一位辞了丰厚待遇的工程师,带着半辈子积蓄在科尔沁治沙。后来,她又陆续认识了许多行动者,他们和万平一样,用自己韧性非凡的双手,试图把裂开的生态紧紧地握在一起。

美玲问自己,作为一名90后,自己在环境问题上的态度和责任是什么呢?今天,她已经是天津绿领最老的员工了。

做环保就要不停地“画地图”

美玲正式加入天津绿领是大四实习的时候。那时的她内向而害羞,连打个电话都要躲进厕所,生怕因为说的不好被人笑话。

实习初期,领导安排她做传播,因为不得要领,找不到触觉,她又是那种自我要求特别高的人,又急又羞愧,哭鼻子也是难免的事。

她第一次出现场,是在一个晚上,那家钢铁厂的废气正无组织排放,红色的烟气把天都烧着了。美玲当场就被震撼到了,她没想到污染问题竟然如此严重、如此猖狂!尽管戴着口罩,那刺鼻的异味仍然熏得她无法呼吸。

在拍照取证后,他们通过微博和电话向当地环保部门举报,当地环保部门主动约他们座谈,并承诺给出具体的解决办法。后来,废气和废水都得到了治理。

这看似平凡的一小步,却让她真实地体会到了“行动的力量”,自豪感油然而生!

2014年的冬天很冷,对娇小的南方女孩美玲来说,就更冷了。但她并没有窝在屋里,而是带着电视台的记者去污染了的河面取证。

河面已经结冰了。邱美玲在腰上绑了条绳子,让同事拉着在岸上保护自己的安全,然后把自己吊到河面,凿开冰,取水测试,结果显示超标1.5倍。

这新闻尽管后来没能播出,但电视台通过写内参的方式,还是促成了污染问题的最终解决。

国内目前公益组织多从事自然教育和环境研究,工业污染(水污染和空气污染)被称为“危险公益”,专注且“活得好”的不多,因为它周期性长,衡量效果弱,不确定的因素也多,连带着筹款也特别艰难。

天津绿领迎难而上,他们把主攻方向瞄向了“工业污染”。而邱美玲,也就成了在这“危险公益”上跳舞的精灵。

既然做的是“危险公益”,就随时要有碰到危险的心理准备,还要有能摆脱危险的伸手。他们用的最多的,就是“走为上计”,绝不和对方起冲突。

她记得一次,发现厂家的大门没关严实,而院子里散落着不同颜色的粉末,于是悄悄地溜了进去,刚拿出手机准备拍照,就被保安发现了,开着白色小车就冲了过来……

和车玩赛跑,人还是赢了,因为输了的后果很严重。在这之后,美玲也学精了,轻易不会再以身试险。

那怎么办呢?她又练就了一个新本领——爬墙头,只看不进,你总拿我没招吧。一次,她刚翻上墙头,举目远眺,发现两三米远处,一工人满脸错愕地盯着她问:“干嘛哩(天津话)?”小姑娘一脸尴尬,笑笑说:“看风景呢”,说着就猫腰“嗖”地一声跳了下去。

邱美玲加入天津绿领后,走过了14个城市共70余处工业大气污染现场,推动超过40家污染企业得到不同程度的改善或解决。其中,超过600家重点企业公开了更多环境信息。

同时,她还撰写了近万字的公众参与指南,帮助大家进行空气污染举报,还录制成教程发布到网络上,希望工作积累的实用经验可以帮助有需要的人。

拼了!新浪直播、腾讯筹款

2016年4月中旬,美玲走进山西省长治市的东古村后,出奇地愤怒了!

村子不远处有一家焦化厂,尽管离得有些距离,美玲也能感受到飘来的粉尘,绿色的衣服上能清晰地看出落在上面的黑点。菜园的菜叶上落满了灰。

行走中,她感受最深的是亲身经历的“肺疼”;老人、孕妇眼神焦虑,跟她诉说“半夜会被呛醒,小孩三天两头呼吸道就犯病”,还听说有孕妇流产的事……

东古村早些年就被政府划为了重污染区,大部分村民已经搬走了,剩下的因为房屋补偿等问题还没搬迁成功,只能默默地忍受着。

6月20日,绿领、好空气保卫侠和河北绿行太行三家环保组织在环保部门的陪同下来到焦化厂。厂区承诺7月上旬将“彻底杜绝焦炉炉顶烟气的无组织排放”。

但遗憾的是,村民们在接下来的8月、9月、10月都纷纷上传了还冒着黑烟黄烟的图片证据。

为了更清晰地表达我们的诉求,看似柔弱的美玲决定出手了!

她联合新浪视频,在18日下午,对这家工厂的废气排放情况进行现场直播,带网友实地探访工厂隔壁的重污染区里!

这次直播,在线观看的人多达10万人之众。估计是直播流量太大,已经引起了企业的注意,在她直播一个小时后,焦化厂就停产了。

后来焦化厂作出了“提标改造”、“喷淋设施来减少扬尘”、“学习先进工艺”的回应,当地村民也告诉美玲“现在情况好多了”。

2018年1月19日,腾讯公益为丘美玲站台,发布了一篇《这个90后对着“空气”工作,帮助了几万人》的文章,同时发起了“为家人争口洁净空气”的乐捐,目标50万元,但目前募集到的资金尚不到4万元。

说起募捐,美玲特别感慨,因为公益机构缺乏造血机能,只能通过募捐“活下去”,目前的方式无外乎4种:向基金会申请、网络捐助、企业捐赠和长期捐赠人。但目前主要是前两种形式比较普遍。

因为资金募集的困难,美玲的“收入”也特别有限,她目前能做到的只是每个月给还在上大学的弟弟1000元。家庭的其它开销,只能靠在农村的父母了。

但这困难丝毫没有打击到她工作的积极性,因为她奉行的是做公益也要有一颗“创业”的心!天津绿领经过7年发展,目前已经拥有了6名员工,她说这在公益机构中已经算是“中等水平”了。

本文为 环保街知事( http://www.cnhbj.com )作者:伪小保创作,责编:伪小保。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cnhbj.com/article/580.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环保街知事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环保街知事观点。